<sub id="vbwd0"></sub>
    <var id="vbwd0"></var><table id="vbwd0"></table>
    <var id="vbwd0"></var>

  1. <sub id="vbwd0"><code id="vbwd0"></code></sub>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要聞

    新興經濟體紡織品服裝貿易表現分化

      今年以來,俄烏沖突持續、國際金融環境緊縮、美歐主要發達經濟體終端需求走弱、頑固性通脹等風險因素帶動全球經濟增長大幅放緩,隨著全球實際利率的上行,新興經濟體復蘇前景頻遇挫折,金融風險不斷累積,貿易改善更顯乏力。荷蘭經濟政策分析局(CPB)數據顯示,2023年前四個月,除中國以外的亞洲新興經濟體貨物出口貿易量同比持續負增長且降幅加深至8.3%,越南等新興經濟體紡織供應鏈雖然延續恢復態勢,但受外部需求疲軟、信貸條件收緊和融資成本上升等風險因素影響,各國紡織品服裝貿易表現有所分化。
        
      越南
      
      越南紡織服裝貿易額明顯下滑。越南海關數據顯示,1~5月越南向全球出口紗線、其他紡織品及服裝金額共計143.4億美元,同比減少17.4%。其中,紗線出口金額為16.9億美元,出口數量67.8萬噸,同比分別減少28.8%和6.2%;其他紡織品及服裝合計出口金額為126.5億美元,同比減少15.6%。受終端需求不足影響,越南紡織原料及制成品配套進口需求明顯回落,1~5月自全球進口棉、紗線及織物共計73.7億美元,同比減少21.3%。其中,棉、紗線、織物進口金額分別為11.6億美元、8.8億美元和53.3億美元,同比分別減少25.4%、24.6%和19.6%。
        
      孟加拉
      
      孟加拉服裝出口保持較快增長。孟加拉統計局數據顯示,1~3月孟加拉向全球出口紡織制成品、各類服裝金額約合117.8億美元,同比增長22.7%,但增速較上年同期放緩23.4個百分點。其中,紡織制成品出口金額約2.7億美元,同比減少29.5%;服裝出口金額約為115.1億美元,同比增長24.8%。在出口訂單下滑影響下,孟加拉對紗線、面料等配套產品進口需求有所回落,1~3月自全球進口原棉和各類紡織面料金額約為7.3億美元,同比減少31.3%,增速較上年同期回落57.5個百分點。其中,進口規模占比達90%以上的原棉進口額同比大幅縮減32.6%,是導致孟加拉進口規模減少的主要原因。
      
       
      印度
      
      受全球經濟放緩及需求下滑影響,印度主要紡織服裝大類產品出口規模呈現不同程度縮減態勢。2022年下半年以來,隨著終端需求走弱以及海外零售庫存上行,印度對美歐等發達經濟體紡織品服裝出口壓力不斷顯現,據統計,2022年下半年印度對美國、歐盟紡織品服裝出口金額同比已分別減少23.9%和24.5%。今年以來,印度紡織服裝出口延續下行態勢,印度工商業部數據顯示,1~5月印度向全球出口各類紗線、織物、制成品及服裝共計141.2億美元,同比減少18.7%。其中,棉制紡織品、麻制品出口金額降幅較深,1~5月出口額分別為45.8億美元、1.6億美元,同比分別減少26.1%和31.3%;服裝、地毯以及化纖制紡織品出口額同比分別減少13.7%、22.2%和13.9%。在剛剛結束的2022-23財年(2022年4月~2023年3月),印度向全球出口紡織服裝產品總額為339億美元,同比減少13.6%,其中棉制紡織品出口金額僅為109.5億美元,同比減少28.5%;服裝出口規模相對穩定,出口金額同比微增1.1%。
      
      
      土耳其
      
      土耳其紡織品服裝出口規模有所縮減。今年以來,土耳其經濟在服務業快速恢復支撐下實現良好增長,但受高通脹壓力以及地緣政治局勢復雜等因素影響,原料及終端產品價格抬升,工業生產景氣度保持低位,加之與俄羅斯、伊拉克等主要貿易伙伴國出口環境波動性加大,紡織品服裝出口承壓。土耳其統計局數據顯示,1~5月土耳其向全球出口紡織品服裝金額共計135.9億美元,同比減少5.4%。其中紗線、織物及制成品出口金額為55.2億美元,同比減少11.4%;服裝及衣著附件出口金額80.7億美元,同比減少0.8%。